刚拿完阿里钱的小红书 转手就裁了电商的人 – 经理人网

编者按: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小红书是社区而非电商。

最近的小红书忙着宣传两件事:一是公司完成逾3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超过30亿美元;二是声讨大众点评批量建立虚假账号,抄袭小红书上的原创笔记。

鲜为人知的,还有小红书重整组织架构,对电商部门进行裁员。

8月6日,亿欧独家获悉,未来三个月,小红书将裁撤电商部门1/2的员工,该部门将从约500人缩减至200余人,目前人力已经和部分员工谈话完毕。

同时,小红书电商部门根据商品品类所划分的10余个组别也将缩减至个位数。

架构调整后,相关电商部门员工可以选择转岗后台继续工作或是离职。

目前,已有部分人员离开,也有部分持有期权即将满两年的员工仍在观望。

接受阿里投资后,主资源位不再推广外部品牌

打开小红书的APP,可以看到商城频道原本的主资源位已经不再利用“限时购”推广外部品牌,取而代之的是优选平台小红店、自营电商福利社,以及自有品牌有光。

主资源位下方,是编辑推荐区和商品区。

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小红书是社区而非电商,看到这里,其实多少能够明白小红书调整产品背后的意图。

2018年以来,小红书火力全开。

除了去年进驻社区的范冰冰、林允等明星持续走热外,植入《北京女子图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也为小红书的品牌攒下势能。

今年上半年,小红书分别以千万级的赞助额成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部爆款综艺节目的联合冠名商,在常规的LOGO展示、节目植入、贴片广告、主持人口播之外,平台同步利用自身优势邀请节目中的红人入驻并开通官方投票通道来吸引受众。

这两档节目和小红书的用户群体非常吻合,均以有一定购买能力的年轻人为主。

加上综艺节目是消费类产品进行广告投放的重要渠道,具备广泛传播力,辅以适当的营销手段,在短时间内提高曝光量不是难事。

据QuestMobile的数据所示,小红书的DAU从2018年年初到6月底,从300多万一路涨至840。

6万左右。

增长的主要原因,自然是明星效应和节目投放。

但是,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的着力点:DAU、男性用户、技术水平

按照常规的用户生命周期规律来看,小红书应该走过了用户高速发展的阶段。

不过2018年5月的官方数据显示,小红书用户数突破1亿,MAU达3000万,相比2017年翻了三倍。

用户增长促成了小红书创始人兼CEO毛文超进一步成为“下注综艺”这套方法论的信奉者,与之并行的,则是小红书对于男性用户的关注。

一名小红书员工告诉亿欧,目前在近850万的DAU中,男性用户占到100万,而毛文超希望在2019年初将DAU提升到2000万,男性用户占比提至40%。

以这一目标倒推,小红书接下来一方面会继续在综艺节目上进行投放,另一方面考虑赞助体育赛事,吸引男性群体。

然而在将重心进一步倾斜至社区的过程里,小红书要面对一个明显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在提升男性用户数量的同时,保证女性用户的体验。

换言之,男性用户更关注3C、户外等话题,女性用户更关注美容、购物等话题,同时承载这两类用户,必须有强大的技术支撑,做到千人千面。

在网络公开招聘信息中亿欧查询到,小红书目前在上海、北京、武汉三地的office均将headcount主要给到了技术、产品岗位。

而现在,小红书技术团队约50人。

今年2月,有大批小红书用户反映,自己的账号出现了粉丝、点赞丢失的情况,并且在反馈过后仍有部分用户没能得到完全解决。

对于产品而言,可用性、稳定性、数据可靠性能够体现技术团队能力;用户交互、产品逻辑可以体现产品团队实力。

对应来看,年初的“丢粉丢赞”插曲,也侧面说明小红书在产品体验上还有提升空间。

说回来,电商裁员,为什么?

小红书成立六年,产品形态看似历经海外旅游指南、内容电商、社区,但却自始至终都在强调自己只是个社区。

小红书倒也并非对电商不感冒,只是验证过后才发现这实在不是自己的最强项。

所以电商部门裁员,是业绩所致吗?

在公开的资料中,可以看到2013年6月,小红书成立;2014年12月,电商平台福利社上线(后更名为商城);2015年5月,福利社上线半年,在零广告的前提下,销售额突破2亿元;2015年9月,从郑州仓3月正式运营以来,小红书半年时间销售额达7亿元。

此后,小红书没有再在公开层面大规模地宣传过和GMV相关的数据。

那真实情况是怎样呢?

知情人士向亿欧透露,小红书2017年销售额65亿元,2018年计划120亿元。

不过对方表示:“今年上半年和去年同期持平甚至更低,全年下来能和去年打平就不错了。

”与此同时,“今年广告部门也没赚到钱,已经撤掉了,但是小红书的自营、会员体系还会保留。

电商部分可能考虑换种玩法,比如邀请品牌商入驻,由品牌商生成内容。



另一维度,用户在小红书“种草”后经常无法直接在商城检索到相关商品,飞速成长的社区和供应链建设之间的断层也是让小红书头疼的一点原因。

大家都知道,阿里这些年无数次想要切入社交,同时寻找优质流量为自己导流。

最新一轮融资中,阿里领投小红书,看中的显然是其高质量社区。

小红书内容以UGC、PGC和PUGC为主,早期在社区中实行过“编辑精选”(靠管理员运营增加曝光)和“社区积分”(通过发文、点赞、评论赚取积分,抵扣商品金额)机制,但后期为了引导社区朝更加正向的方向发展,于2016年取消了这一制度。

一位小红书的男性达人也告诉亿欧:“小红书的运营管理员平时会在达人群里鼓励达人根据话题发布内容,除此之外,确实没有太多推流举措,主要靠用户本身。

”据了解,由于内容主要来源于用户,小红书的运营人员仅50人左右。

社区用户对于相关联商品的需求天然存在,接入电商,是最直接的变现方式。

不过事实也证明只有当用户池增大,DAU提高,这个故事才可能支撑起更大的想象空间。

放置于电商而言,这一系列的数字或许并不是那么值得小红书说道。

但是对于社区而言,则另当别论。

如果小红书定位于电商,那么所有的目光都会投向GMV,在此基础上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社区用户体验。

如果定位在社区,那么考核指标一定是聚焦在DAU上。